学习啦 初中作文 [博览]谢道韫,才女的痛苦与救赎

[博览]谢道韫,才女的痛苦与救赎

[博览]谢道韫,才女的痛苦与救赎

 

 

我常觉得,对于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这句话,中国古人往往带着极大迷信。《红楼梦》里最聪明不过的薛宝钗,也逃不开这窠臼。宝钗不觉得阅读是人生的必须:“男人们读书明理,辅国治民,这才是好。只是如今并听不见有这样的人,读了书,倒更坏了。这并不是书误了他,可惜他把书糟蹋了,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,倒没有什么大害处。”

“至于你我,”她对林黛玉说,“只该做些针线纺绩的事才是;偏又认得几个字。既认得了字,不过拣那正经书看也罢了,最怕见些杂书,移了性情,就不可救了。”

这段话历来为人诟病,但细细一想,在女子身体都不能自由的时代,若拥有自由的灵魂,的确会带来许多痛苦,比如谢道韫。

公元3世纪中期,东晋的某个冬日,名士谢安正在与一众子侄讲解诗文,忽然大雪纷飞,谢安就问子侄们: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侄子谢朗说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侄女谢道韫道:“未若柳絮因风。”谢安大笑,对后者更是赞赏。

那会儿没有网络也没有朋友圈,但作为东晋文人界的“大V”,谢安的一言一行都会获得人肉转发,谢道韫的“咏絮之才”就此远扬。直到清朝,写《红楼梦》的曹雪芹想给他最爱的林妹妹一个标签,都拿谢道韫做比喻,说:“堪怜咏絮才。”

说实话,谢道韫的这句诗,很难说体现了怎样的才华,形象思维好一点的小女孩都想得出来,她只是多了个“大V”叔叔而已。因此有很多年,我都将此事归入“人人生而不平等”的范畴里。直到某一天,我忽然意识到,也许重要的不是这句诗到底好不好,而是谢安将侄女、侄子一视同仁,不吝赞美,这在古代中国是多么难得。这才是谢道韫的第一桶金,比所谓扬名立万重要得多。

谢道韫的父亲名叫谢奕,曾任桓温幕府司马,官至安西将军、豫州刺史。他去世之后,谢道韫跟随叔父谢安生活。谢安可不是等闲人物,当时流行一个说法:“谢安不出,将如苍生何?”足见他的影响力。但这样一个人,并没有忙工作忙到什么都顾不得,他更有志于做业余教育家,以“芝兰玉树生于庭前”为人生快事,而谢道韫,就是他庭院里尤为璀璨的一棵。

但侄女终究还是要嫁人,要从这个家庭走出去。在选婿这件事上,谢安煞费苦心。当时极为讲究门第,而在门第上,能跟谢家比肩的唯有王家。在谢安眼中,可以成为谢道韫结婚对象的,只有王羲之的儿子们。

最著名的王献之年龄尚小,但其他几个也不差,有人说:“王氏凝、操、徽、涣之四子书,与子敬(献之)书具传,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。凝之得其韵,操之得其体,徽之得其势,涣之得其貌,献之得其源。”各具其美。

谢安本来看中的是王徽之,但听说王徽之对仕途尤其冷淡,谢家风格极为务实,估摸谢道韫和王徽之合不来,最终选中了王凝之。

说起来王凝之也不错,字写得好,对仕途也上心,看上去大有前途的样子。若是寻常女子嫁给他,应当已是心满意足。但谢道韫不同,她家里俊杰林立,眼界早已被打开,对王凝之颇看不上眼,以至于回娘家时,发出这样的感叹:“一门叔父,有阿大中郎。群从兄弟,有封胡羯末,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。”

“封胡羯末”,是谢道韫兄弟们的小名,个个上马能打仗,下马能写诗。尤其是“羯”,也就是谢道韫的哥哥谢玄,是著名的淝水之战的指挥官,以少胜多,将前秦战神苻坚打得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。相形之下,王凝之更像个迂腐的技术男,就会写个字而已。可见,不是大书法家王凝之不好,主要是参照物太牛了。

不知道谢安听到这话是什么心情,我估计不会很美好。谢道韫以谢家为傲,反映出她的婚姻让她很不快乐。我猜,谢安心头可能闪过一丝悔恨:如果不是他打开侄女的视野,赞赏她的才华,她也许有机会成长为一个乐天知命的夫人。这样再看薛宝钗的自愚之道,何尝不是一种未雨绸缪,先将自己低下去,那么对方再低一些也无妨。

拥有才华就完全是坏事吗?未必,高处不胜寒,与低处的小确幸,很难说哪个更好,起码谢道韫体会到的那种自身才华引发出的快乐,乐天知命的夫人不会有。况且幸福的婚姻,并不是人生的全部,谢道韫并没有折翼于令她不快的婚姻上,她的闪耀时刻,在以后的岁月里有了更多呈现。

比如,当时流行谈玄,不说国事,不言民生,专谈老庄、周易。说是清谈,却不是随便谈谈,一不小心就会剑拔弩张,像摔跤比赛似的。有一次,谢道韫的小叔子王献之跟人谈玄落了下风,把旁听的谢道韫急得够呛,叫丫鬟告诉王献之,自己要为他解围。于是,在一道青布幔的遮掩下,谢道韫接过王献之的话题,跟对方继续辩论,既锋利又有依据,让对方甘拜下风。

漫漫时日,若是能如此度过也很好,然而谢道韫在王家生活了几十年后,399年,五斗米道(道教早期教派之一)道士孙恩起兵反晋,攻打会稽城(现浙江绍兴、宁波一带)。时任会稽内史的王凝之,也是五斗米道的道徒,不知道带兵反抗,巴望着道祖保佑。然而道祖选择了孙恩,最终乱兵杀入城中,王凝之与子女皆死于非命。

而谢道韫呢?传说她听闻敌至,举措自若,拿刀出门杀敌数人才被抓。最后,她抱着小外孙站到了孙恩面前,厉声斥贼,反令对方肃然起敬,放过了她和小外孙,派人将她礼送回家中。

就这样,谢道韫从被命运眷顾者,变成了被欺骗者。会稽郡守刘柳来拜访她,谢道韫谈及家事,慷慨凄怆,泪湿衣襟,她的口才与风仪,竟然让刘柳高山仰止,赞叹说:“内史夫人风致高远,词理无滞,诚挚感人,一席谈论,受惠无穷。”

可以想象,谢道韫破碎的容颜上,依然神采不俗,才华让她痛苦,却也让她有能力将不幸的人生,变成一件作品,理解它,打磨它,让世人于凋零中,看见美,看见光辉。

从某个角度说,才华见识虽然令谢道韫不能够麻木而快乐,却也成了她最终的救赎,让她即便置身于磨难中,也未曾被磨难吞噬。

(闫红)

[博览]谢道韫,才女的痛苦与救赎

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学习啦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uexila.net/7160.html

作者: 学习啦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18787008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95208160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